排列三走势图(最近1000期)|体彩排列三出号走势图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地方
這些年 臨夏人一直追的“2020年”——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紀行

  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是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幾年來,經過各族干部群眾的努力,全州貧困人口由2016年的29.94萬人減少到了2017年的26.05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7.03%下降到14.82%,為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奠定了堅實基礎。日前,《臨夏州脫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更進一步確定了脫貧攻堅的總抓手、具體任務和路線圖。


  距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如期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的目標只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作為全國重點扶持的東鄉族自治縣、六盤山片區扶貧開發重點縣之一的廣河縣如何與時間賽跑,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今年5月底6月初,本刊記者赴東鄉縣高山鄉布楞溝村、春臺鄉石家溝村和廣河縣阿力麻土鄉古城村、水泉鄉閆子村進行了采訪。


布塄溝村_副本.jpg

遠眺布塄溝村


布楞溝村的小康路


  初夏的陽光,照在飛綠吐翠的隴上。深情悠揚的《習主席來到鎖南壩》的花兒調,一路伴著我們前往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鎖南壩是縣政府所在地,而這首花兒已經傳唱出了甘肅省。東鄉縣是我國唯一以東鄉族為主體的少數民族自治縣,也是甘肅省乃至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縣之一。這里的土地貧瘠,常年干旱少雨,近30萬人分布在1750條梁峁和3083條溝壑中。因此,這里的脫貧攻堅被稱為“硬仗中的硬仗”。


  沿著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為村里修建的20多公里的“富民路”盤旋而下,遠遠看到陽光下有一排排整齊的紅房子靜臥在大山深處——那就是很多人早已熟悉的布楞溝村。在村外,記者看到高速路的高架橋正在施工中。不久的將來,一條高速公路將穿過村前,通向更遠的山外世界……這一切對這個東鄉語里意為“懸崖邊”、5年前還是寸草難生、干旱貧瘠、交通閉塞的村子來說,猶如新生。


  人們忘不了,2013年2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前來探望布楞溝村東鄉族干部群眾,指示“把水引來,把路修通,把新農村建設好,讓貧困群眾盡早脫貧過上小康生活。”這不僅是布楞溝東鄉族群眾的心愿,也是甘肅省、臨夏州、東鄉族自治縣等各級地方黨委、政府的工作目標。


  遵照總書記的囑托,按照甘肅省委、省政府的統一部署,臨夏州、東鄉族自治縣兩級在中石化的幫扶下,將辦公地點設在布楞溝,啟動實施布楞溝流域整體連片扶貧開發、脫貧攻堅的實施方案,為布楞溝村制定了前4年脫貧、后4年實現小康的規劃。隨后,交通運輸部、國家林業局、國家發改委、水利部、國務院扶貧辦、中石化等單位及省委、省政府領導和有關部門負責人多次來到布楞溝調研扶貧工作。2015年,州委書記楊元忠剛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布楞溝村,與基層干部群眾一起謀劃將這里建成精準扶貧示范樣本,州長馬學禮也多次到布楞溝進行現場指導。


  經過3年多的努力,平整的水泥路、清澈的自來水通到了布楞溝家家戶戶。2014年,布楞溝村在偏遠特困村中率先實現脫貧。2015年底,布楞溝村民全部住進嶄新的房子,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4460元,衛生室、文化室、計生服務室、老年人日間照料中心以及文化廣場等公共設施一應俱全——布楞溝村顛覆性地改寫了自己的歷史。


  脫貧后的布楞溝人,在政府的扶持帶領下,依托惠農貸款和村級產業發展互助社,搞起了規模養殖,實施光伏發電,青壯年參加勞務技能培訓,婦女在家做刺繡和油炸食品加工,試種黑枸杞、甜高粱,拓寬致富渠道。2016年,在中石化積極幫助銜接下,布楞溝村的“東鄉手抓羊肉”及“東鄉族刺繡”首次遠銷全國各地。


馬麥志(左二)在向干部介紹家里的情況_副本.jpg

馬麥志(左二)在向駐村干部介紹家里的情況


  記者一到村里,就徑直走訪了當年習近平總書記探望過的村民馬麥志家。如今,馬麥志成了村里的“明星”,隔三差五就會有客來訪,好脾氣的他總是不厭其煩地回答各種提問。馬麥志對記者說,他對目前的生活很滿意:自己在村里做保潔工作,有份穩定收入,妻子在家編織工藝品。3個兒子中的大兒子已經結婚成家,在蘭州務工。老二馬麥爾蘇和老三馬奴龍吉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小學。當年總書記來家里時,曾給兄弟倆送了書包、文具盒、小學生詞典和課外書。


  馬麥志家的原址現已改為村史館,凡是到布楞溝的人都會在第一時間進去參觀總書記當年坐過的炕頭,親身體會改變布楞溝村歷史的這一幕。


  “總書記坐在我們家的土炕上,握著我的手拉家常,叮囑我要讓孩子好好讀書,要多養羊,要有脫貧致富的信心。”這是馬麥志5年來對訪客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每次說起來,他心里都充滿溫暖和力量。


布塄溝小學校長和孩子們_副本.jpg

布塄溝小學的孩子們


  村子下方,是中石化援建的布楞溝村小學。幾年來,中石化積極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東鄉的重要指示。就在今年5月22日,中石化集團公司總經理戴厚良還專程到布楞溝村調研,提出布楞溝村扶貧攻堅的新舉措。過去的布楞溝小學只有兩間教室三個年級,高年級學生必須到14公里外的達板上學。如今,漂亮的教學樓和綠色塑膠小操場成了村里亮麗的一道風景,入學率也達到了100%。孩子們不僅吃上學校做的免費午餐,還有機會參加很多課外活動。兒童節快到了,校長張學虎正帶領孩子們準備參加長城潤滑油航天員體驗營小營員的招募活動,經過選拔的優秀學生將在7月去北京航天城參加體驗營活動。


  布楞溝村的巨變,吸引了在外打拼的游子。17歲離開家鄉在外謀生14年的馬大伍德,于2015年返鄉創業。一年后,他的養殖場生產的布楞溝東鄉手抓羊肉在中石化的幫助下銷往北京。當時他還與前來采訪的《經濟日報》記者約定辦個養羊場,初步規模在500到1000只。結果,他超額完成了目標,給15戶投資入股的村民每戶分紅8萬元。馬達伍德的成功,極大地鼓勵了鄉親們致富的信心。他在布楞溝村建的那幾排綠色房屋養殖場,已成為村里的一個新地標。


  回鄉創業的,還有16歲就跟父親去蘭州打工的馬海龍。2015年他回家時,從翻天覆地的變化中看到了家鄉脫貧致富的希望,便留了下來。


  中午時分,記者來到村委會時,看到駐村干部張志文和汪佐良正在一樓辦公室忙著處理村里的事務。辦公室里一張簡易行軍床和沙發,是他們工作之余休息的地方。辦公室也是東鄉縣婦聯主辦的“隴原巧手”培訓班報名的地點,培訓班專門培訓各族婦女學習手工藝編織技術,到今年已舉辦了8屆。


  說到駐村干部,大家話多了起來。2015年7月,臨夏州從州縣鄉機關單位抽調了5104名黨員干部,組成1150個工作隊駐村開展幫扶工作,實現了全州行政村“百企幫百村”、扶貧、黨建“三位一體”幫扶工作全覆蓋,上下銜接、左右聯動、合力推進幫扶工作的新局面。縣檔案局副局長張志文便是臨夏州幾年來被稱為“敢死拼命攻堅隊”的數千名駐村工作隊的普通一員。與其他駐村干部一樣,他和汪佐良以引導村民轉變觀念,提升脫貧內在動力,穩步邁入小康為己任,做到“不脫貧不回家”“扶上馬,送一程”。


  “2020年全面進入小康,關鍵是要激發村民的積極性,提高他們的認識,除了政府的幫助,更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有等靠要的依賴思想。”張志文深有感觸地對記者說。


  “這幾年,臨夏州一直在拓寬脫貧增收路子,形成‘雙輪’驅動脫貧模式,強化對貧困戶的專業技能和產業發展培訓。當然,主要還是改變他們的觀念,要有勤勞致富的信心。即使沒有任何技能,去城里的餐廳打點雜工,一個月也可以有幾千元的收入。”州民委副主任趙春英當過鄉干部,性格豪爽,快言快語,在一旁說道。而這些年,東鄉縣在扶貧中最為成功的舉措之一,就是打造了以“東鄉手抓肉”和牛肉拉面為主的餐飲企業品牌。僅在2016年底,全縣勞務輸出就已達到6.8萬人,勞務收入9億多元。全國250多個城市都有東鄉人經營的餐飲店,很多東鄉族群眾依托這一產業得以脫貧致富。


  “春雷一聲,震天下。響聲大,黃河里翻起了浪花。習主席來到鎖南壩(喲),冒雪花訪貧者走進了山洼。噓寒問暖到農家,知心話送來了中央的牽掛。美麗的藍圖啊黨規劃,干勁大,建起了美麗的鎖南壩……”


  花兒聲中,我們離開了村子。車子駛出溝底,回首望去,遠處是山,近處還是山,布楞溝又回到了視線中的山洼深處。但這一刻,我們都篤定地堅信:布楞溝人的2020年定會圓圓滿滿。


石家溝村的“三色”致富


  車子繼續沿山路向著東鄉縣春臺鄉石家溝村駛去。一路上,藍天白云映照著黃色的山梁,顏色濃烈得像一幅美麗的油畫。記者感嘆:如果沒有貧困的陰影,這樣的景色該是多美啊!比之布楞溝村的“富民路”,通向石家溝的鄉級公路顯然要險峻得多,山路彎道在山間呈“S”形上下盤旋,陡峭且險峻,村子就藏在大山的最深處。


  進村途中,記者看到公路兩邊的地里都覆蓋著白色地膜。趙春英副主任介紹說,這是石家溝村東鄉族村民種植的枸杞,也是村民的主要收入來源。


  石家溝是一個純東鄉族村,有6個社441人,目前有160多人在外務工,平均一家差不多就有一個人在外務工。2017年全村人均收入3700多元,其中勞務收入是主要來源。


  由于村民大都分散在大山的溝壑里,因此白色的村委會辦公樓在山里顯得很醒目。村黨支部書記楊阿布都、春臺鄉扶貧工作組年輕的干部張福農、實習“村官”牛曉梅接待了我們。也許是長時間扶貧的繁忙工作,也許是這里與外界鮮有交往,剛開始時三個人都顯得十分靦腆,說到村里如何開始脫貧致富的經過時,楊阿布都的話才多了起來。


帶領村民走在脫貧路上的東鄉族干部楊阿布都、駐村干部張福農、牛曉梅_副本.jpg

東鄉族干部楊阿布都(中)、駐村干部張福農(右)、牛曉梅


  2015年,楊阿布都為村里辦理扶貧貸款時,縣上的干部和銀行給他出了一個點子:石家溝十年九旱,種莊稼沒有保障,適合種枸杞尤其是黑枸杞。他又打聽到,黑枸杞一斤能賣到500塊錢以上,這對長期找不到一個穩定脫貧產業的石家溝來說,真是大好事。但在這之前,誰也沒在這塊土地上種過枸杞。楊阿布都說了半天,村民們還是不敢去嘗試。總得有人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啊!自己是黨員,是村干部,這個時候就要起帶頭作用了。他決定先從自己家開始種,同時也動員村里的黨員干部帶頭嘗試種植。沒想到,頭一年就有了收成,加上那年枸杞的市場價格不錯,一公斤枸杞賣到了800元,比種玉米強多了。這一年,楊阿布都和首批帶頭種植黑枸杞的農戶,在干旱少雨,小麥、玉米、馬鈴薯等農作物幾近絕收的情況下,成功采摘黑枸杞40公斤,實現了當年種植、當年成活、當年收益的可喜目標。這無疑為東鄉縣北部偏遠干旱的貧困地區找到了一條奔小康的路子。種植枸杞不僅讓石家溝徹底改變了貧窮的面貌,也改變了落后傳統的產業結構。以前每到春耕的時候,石家溝村的山洼到處都會回響著農民吆喝毛驢耕地的聲音,一年下來辛辛苦苦種下的糧食,收成多少還得看老天的臉色。自從種植枸杞后,村里基本上聽不到吆喝毛驢的聲音了。村民們都幽默地說,以前,村里家家戶戶都有毛驢,種植枸杞后,毛驢全都“下崗”了。讓村民最自豪的當然還是——如今,石家溝是東鄉縣枸杞種植的示范地。


  “這得益于村里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得力舉措。”說起這件事,楊阿布都的聲音頓時高了幾分。


  這時,站在一旁許久沒有插上話的張福農指著村委會門口掛著的“精準扶貧—廈門市國企結對幫扶村”的牌子對記者說:“州、縣各級政府對石家溝村的脫貧攻堅特別重視,來自廈門的國企也為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讓我們對如期步入2020年的小康充滿信心。”下一步,他們準備用對口支援的資金,帶領村民嘗試種植中藥黃芪。


  “2020年你們再到石家溝村,看到的就不只有紅黑兩種顏色,還會有黃色(黃芪)。周圍所有的土地,我們都打算種上枸杞和黃芪。”張福農指著周邊的大山,臉上充滿希望和信心。


廣河縣:三個“第一”走出致富路


  廣河縣位于甘肅省中部,是臨夏州的“東大門”,回、東鄉等少數民族人口全縣占總人口的98%。近年來,廣河因三個“第一”在甘肅省聲名大噪,即旱作農業大縣、糧改飼大縣、良種基礎母牛養殖大縣。這三個“第一”是廣河在扶貧攻堅過程中探索出來的,也是臨夏州乃至甘肅省扶貧攻堅的一個創舉。


  副縣長白萬林是今年初國家民委組織的民族地區精準脫貧參觀團的成員之一。記者在北京時曾與他聯系,說到了廣河就去看他。但到廣河縣采訪后,才發現要找到在機關“坐班”的干部很難,因為縣里的干部們大部分或到各鄉駐村扶貧,或在下面調研考察,口號是“不脫貧不回來”。


  中午,在縣委食堂,剛開完會急匆匆趕過來的縣委副書記馬沁和記者見了一面。他對記者說:“我們剛剛開了一個動員會,為今年駐村的730名‘敢死拼命攻堅隊’隊員鼓勁。”


  “縣里的干部駐村入戶時間長達兩三年,怎樣讓他們保持持久旺盛的戰斗力呢?”記者問。


  “這是一項持久的工作。縣里每個月除了給每個駐村入戶的干部生活補貼外,還會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幫助他們安排好家屬的生活,為他們解除后顧之憂,使他們專心致志帶領貧困群眾提升內生動力,轉變觀念,如期步入小康。”馬沁介紹說。這些年來,廣河縣把產業扶貧作為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重中之重,大力培育“糧改飼”和基礎母畜扶貧主導產業,探索出了一條“種養結合、以種帶養、以養促加、增收脫貧”的產業扶貧新路子,全縣千家萬戶搞基礎母畜養殖的積極性非常高。目前,全縣牛存欄達10.48萬頭,羊存欄達120萬只。


  “廣河縣的產業扶貧成果作為經驗在全省進行推廣,央視財經頻道還對此作了報道。”馬沁說這句話時,自豪和欣慰溢于言表。


  下午,在去基礎母畜產業實施示范點水泉鄉閆子村采訪前,陪同的干部笑著對記者說:“牛局長一會過來,廣河縣的產業扶貧情況他最熟悉。”牛姓,這在臨夏州可不多見,這讓記者充滿了好奇。


  見了才知道,其實“牛”局長不姓牛而姓馬,他叫馬進福,回族,是縣農牧局局長,也是縣農牧業方面的“活字典”。得知記者剛從阿力麻土鄉的古城村采訪過來,他第一句話就問:“你看到村里養殖的牛沒有?”馬進福說的牛,自然就是為廣河縣扶貧攻堅立下汗馬功勞的良種基礎母牛。


阿力麻土鄉古城村馬學明在自家牛欄前喂牛_副本.jpg

阿力麻土鄉古城村村民馬學明


  阿力麻土鄉位于廣河縣西北部廣通河北岸,是全縣唯一的東鄉族鄉,目前已經開始實施良種基礎母牛養殖。在古城村,東鄉族村黨支部書記馬哈牙帶記者看了異地搬遷過來的東鄉族村民馬學明和馬艾不力家養殖的母牛。從養殖戶喜氣洋溢的臉上,就知道他們已經看到了來年的致富希望。


  “母牛下母牛,三年五頭牛。”馬進福常說這句諺語。“養母牛三年不賣,母牛就給我們發工資。養好母牛,廣河人人都可以領工資。”自從引進良種基礎母牛作為廣河縣群眾致富的扶貧項目后,無論會上會下、鄉里村里,只要見到干部群眾馬進福都不厭其煩地宣傳他的“牛”致富理論。于是,時間長了,人們都不叫他馬局長,而改叫他“牛局長”。無論記者采訪,還是領導檢查工作,只要他在場,講解廣河縣扶貧攻堅的情況,他幾乎全包了。


  “他說得又清楚又明白。”州民委副主任趙春英夸獎說。


  “你會問,全縣貧困村都發展養牛,哪有這么多飼料呢?那我就告訴你,糧改飼的推廣,很好地解決了這一點。”車子在去參觀旱作農業的山道上繞來拐去,卻一點兒不影響坐在前排指路的馬進福不斷回頭介紹情況。


  馬進福還興致勃勃地給記者算起廣河縣的農牧業賬來:全縣全膜玉米平均畝產830多公斤,每畝收入最多只有1000多元,貧困群眾靠種植玉米增收的空間顯然很小,調整種植結構勢在必行。近兩年,盡管廣河依托豐富的玉米秸稈資源,大力實施畜牧養殖增收工程,但秸稈綜合利用率不高、優質飼草供給不足的問題還是比較突出。同時,玉米收割以后,秸稈亂堆亂放、焚燒也嚴重影響農村環境衛生。所以,廣河從實際出發,把糧改飼作為推動農村“三變”改革的重要舉措,作為旱作農業的“第二次革命”,堅持以脫貧攻堅為統攬,按照“政府推動、企業帶動、農戶聯動”的思路,著力促進農業產業增效、貧困群眾增收、農村生態增值,積極探索出了一條“種養結合、以種帶養、以養促加、增收脫貧”的產業扶貧新路子……


  “你看,你剛剛問的這個問題不就解決得很好了嗎?”沒等記者回應,馬進福自己先哈哈樂了。

  離開廣河縣前,記者站在八羊溝隴頂,看到連片地膜在陽光下如同一層層白紗,漫山遍野,好一派旱作農業“糧改飼”的壯觀風光!


  (甘肅省民委信息宣傳處處長姜好利,臨夏州民委副主任趙春英、經濟社會發展科長梁永奕、東鄉族自治縣民委副主任謝學禮對本文亦有貢獻 )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排列三走势图(最近1000期) 聚星意大利pk10 彩名堂计划在哪能下载 河北时时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天發娛乐城 21游戏 玩快3大小单双的技巧 阿尔杰罗本 辉煌3肖6码1522863 莆田三公游戏下载